作者:我方特邀作者竹映月江

“平生不见陈近南,便称英豪也徒然”!

一句自带背景音乐的江湖宣言,瞬间将咱们带入《鹿鼎记》中风云雄壮的武侠国际。在这部小说中,陈近南以不可捉摸的武功与出色的领导才干享誉江湖,一出场就吸粉很多。

陈近南的“凝血神抓”真的能够伤人于无形吗?

若是陈近南晚死几章,他会不会去寻觅大清龙脉呢?

前史上真有“陈近南”这个人吗?

带着这些疑问,让咱们走近前史的风云,去看看前史上的陈近南,是否真像武侠小说里那样英豪吧。

一、国之栋梁

《鹿鼎记》中,陈近南曾对韦小宝说:“你已然做了我的学徒,就该知道我的真姓名。我叫陈永华,永久的永,中华的华!”

振聋发聩的声响激奋人心,却在不经意间吐露了一个小秘密:本来金庸笔下陈近南的原型,乃是抗清名将陈永华。

陈永华,字复甫,福建龙海人。他的父亲陈鼎是崇祯十七年的进士,又曾跟随过郑成功起兵抗清。说起来,陈永华也算是忠良之后。

公元1648年,清军攻陷同安,血洗南安。陈鼎被困城中,宁死不屈,自杀殉国。父亲身后,年仅15岁的陈永华费尽周折,十分困难才逃出城去,投靠了父亲的老战友郑成功。

这是郑成功和陈永华的第一次碰头。本来郑成功仅仅想对战友遗孤进行人道主义救援,谁知一席长谈之下,两人竟越聊越投机,最终郑成功彻底被陈永华的才调信服,由衷的感叹道:“复甫,你是当今的卧龙先生”!

喜得谋臣的郑成功马上录用陈永华为从军,而后又让陈永华辅佐世子郑经。尔后陈永华与郑经一路同舟共济,共谱一曲天长地久。

郑经继位后,马上封陈永华为总制使,给予陈永华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的尊位,而陈永华也没有孤负郑经的优待,他大力展开农业,展开交易,奖赏制糖,将百废待兴的台湾管理的有条不紊。

二、推行文教

台湾的经济在陈永华的管理下快速展开,有了经济基础后,陈永华又做了一件重要的工作——推行文教。

荷兰殖民时期,当局在台湾实施“去中国化”教育。他们在台湾传遍基督教,树立教会,一起推行奴化教育,企图同化台湾公民,永久占有台湾。

比及郑成功克复台湾后,殖民教育在台湾的痕迹仍旧清晰可见。比方新港社,麻豆社等地的高山族部落,日子严峻荷兰化,就连言语也运用的荷兰语。

台湾教育的现状让陈永华咬牙切齿。永历十九年,陈永华正式向郑经提议“速建圣庙 , 立校园”,以便推行儒学教育,消除殖民化的文明影响。

惋惜,郑经其时并未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意义。他以“台湾当地小,人口少,现在立足未稳,不适合展开教育”为由,拒绝了陈永华的提议。

谁知陈永华却铁了心要办教育,他一番力排众议,总算说得郑经改了主见,当即命令在承天府宁南坊兴修圣庙和校园,台湾总算有了明郑时期的第一座孔庙。

这座孔庙的树立,标志着中国传统的儒家教育体制在台湾的开始构成 , 这也意味着陈永华想象的去殖民化,总算成功的迈出了一小步。

校园建成后,陈永华又着手打造了一套完好的教育系统。这套教育系统将校园分为社学 , 州学 、府学及学院四等 ,一起学习了大陆的科举考试制度,要求各级学生均须通过考试合格后方可晋级。

进入最高殿堂“学院”的学生,在通过三年的进修后,将迎来一场会考,其间成绩优秀者可直接入朝为官,成为陈永华的新搭档。

这套彻底脱胎于科举制度的考选方法一经推出便大行其道,台湾的文风由此大盛。中华传统文明总算在“台人自是始奋学”的习尚下,润物细无声般融入台湾的方方面面。

推行文教的一起,陈永华也不忘展开为贫穷儿童助学的举动。比方他曾出台了一部“责任教育法”,规则但凡送孩子上学的家庭,都能够减免赋税。假如家贫无钱读书,那么便由政府补助膏火。总归“不扔掉,不抛弃”,尽心竭力保证一切儿童受教育的权力。

除此之外,陈永华还广纳四方贤才,为学生们延聘名师,活跃强大教师队伍,进步教学质量,让大陆的文明教育,在台湾生根发芽。

在陈永华的尽力下,台湾逐渐走出殖民化的阴霾,大陆和台湾的民族认同感也日积月累。跟着两岸同根同源文明教育的推动,台湾与大陆不仅在地缘、远古文明上一心同体,还在政治、文明、经济、血缘、风俗、崇奉等各个方面都融为一体。单凭这一点,陈永华的台甫也足以光耀史书了。

三、后世影响

公元1680年,陈永华积劳成疾,不幸病逝。在他身后,台湾大众人人伤痛,人们自发为他树立了遍及全台的宗庙,祠堂,以示对这位台湾教育缔造者的殷切思念。

陈永华的老对手清廷也不得不供认陈永华的出色才干,清廷一致台湾后,仍然沿袭陈永华在文明教育方面的方针,而最初严峻荷兰化的高山族,在清廷一致台湾时也现已“能通漳、泉语者”了。

这般天翻地覆的改变,离不开陈永华对台湾文教工作的创始之功。从前那个殖民统治下小岛,就这么在陈永华的尽力下,勃发出新的生气勃勃。

参考资料:郑立勇《近代台湾开发先驱者_陈永华》、罗春寒《试论陈永华开发建造台湾的办法及其前史功劳》、蒋春发《陈永华与台湾开发》、张嵚《陈永华》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