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许这是仅有的现存“活化石”了,不过便是这样一辆传奇车型却遇上了迄今为止最大的“费事”。初代群众甲壳虫规划者之一 Erwin Komenda其女儿指控德国群众集团侵略其父的规划版权,将原始规划在未经赞同答应的情况下,恣意应用在后续推出了各个代代甲壳虫上。

依据 Komenda 女儿的说法,在 甲壳虫开发过程中,他的父亲 Erwin Komenda 曾受雇于 Ferdinand Porsche(保时捷创始人),因而最早的甲壳虫有部分规划乃是出自他的手笔。Komenda 的女儿因而提出了高达 5.7 亿美元的求偿。

之所以提出天价求偿,主要是依据 2014 年后德国群众集团所制作的甲壳虫,虽然有侵权疑虑的规划总共使用在3代甲壳虫身上,全球出售超越2,200万辆。可是,在2014 曾经的侵权收到时效性影响,现已无法求偿。

不过就在前两天,德国法院正式驳回受理控诉,德国群众集团获得胜利。理由为 Erwin Komenda 参加团队前,甲壳虫轿车现已有了雏形,而相关事证无法清楚证明原告所声称的规划悉数出自她父亲之手。法院还表明,同期tatra(太脱拉 V570 以及奔跑 Type 130 也有著相似的后置引擎后轮驱动规划概念,因而无法承认规划版权能归属于原告父亲。假设德国群众集团败诉,即将支付一笔巨大金额的补偿。

推荐阅读